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华盛抽身掀开宁波新江厦股权之争联商

2018-11-01 09:28:27

“华盛”抽身 掀开“宁波新江厦”股权之争联商

11月23日,在宁波的某媒体上出现了一份公告:“公开拍卖某公司持有的某股份有限公司40.44%股权。”这份拍卖公告语焉不详,却引起了多方关注。 “这是宁波华盛实业总公司发出的公告!”此说法在受委托的甬城拍卖行处得到了证实,而华盛欲拍卖的是公司所持的宁波新江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江厦”)的40.44%股权。 宁波华盛实业总公司(以下简称“华盛”),是原鄞县供销社社办企业,新江厦大股东,拥有新江厦40.44%股权。根据鄞州区委区政府11月4日会议记录精神,集体资产要退出股份有限公司。 但这一退,却引起了一番争夺。 明争暗战 时间回溯到11月1日,由浙江三江拍卖有限公司对原建设银行拥有的新江厦440万股的股权(这笔股权是华盛在为他人贷款作担保时抵押给银行的)拍卖,这440万股占到了新江厦股权的5.5%,而这场拍卖的终得主,“买受人”竟然为“华盛”,成交价为644万元,正好是该标的物的起拍价。 华盛作为担保人既然想要这440万股股权,为何不在建行决定拍卖前,直接代债务人还贷,却要通过拍卖收回这股权呢? 从有关渠道获悉,参与11月1日竞拍的,还有宁波博洋集团(以下简称“博洋”)。消息灵通人士透露,今年四五月间,博洋从一家名为福建新吉福的企业手中买下新江厦25.38%的股权。博洋“觊觎”新江厦由来已久。既然参与了角逐,为何眼睁睁看着440万股的囊中之物旁落? 博洋副总裁范江没有解答这些疑问。他这样回忆11月1日的事情经过:“当天的事情确实有点蹊跷,我们交纳了60万元的保证金报名参拍。当拍卖师叫出起拍价644万元后,无一个人举牌竞拍。博洋看到无人竞拍,也没有举手,当时,拍卖师表示先放放,于是接下来叫拍下一个标的物。待拍卖结束后,拍卖师表示拍卖结束。”范和其他参拍人员一样上交了拍卖牌,并离开了现场。 按业内惯例,一件拍卖标的物在次拍卖流拍后,应当尽快筹备第二次竞拍。因此,范非常关注第二次竞拍情况。在拍卖会的第二天,也即11月2日,范拨打给拍卖公司进行询问。结果,对方却告知范,这440万股份“昨天拍卖会现场已当场成交”,是范自已“中途退场”了。范听后非常惊讶。 “中途退场”的博洋“间接”把机会让给了华盛,但这也不足以解答所有的疑问。一个即将退出的大股东,为什么在区政府召开专门会议决定对其手上股权进行拍卖的前3天还要买回别人手上零碎的5.5%股权呢?而且,华盛买回了原来属于自己的5.5%股权,加上原来拥有的40.44%,那么按照区委区政府的精神,华盛必须拍卖掉手上的45.94%的股权。可公告上明明写着:40.44%。受委托具体操办的鄞州区国资办科长叶明华也向表示,只负责拍卖原有的40.44%的股权,其他的一律不管。 “我们华盛公司可是一分钱也没有出。”华盛公司的一位员工这样跟说,“账面上我们是没有这么一笔支出的,你们也都不知道吧。”旁边的几个员工也摇头声称并没有经手处理过关于出资竞买建行5.5%股权的事情。他的话有一点启示:如果是另一个公司委托华盛代为竞拍这一股份的话倒是可以解释以上疑问。 是谁在华盛的背后加入这场资本的角力呢? “我们只是按区里领导的意思做的。”华盛公司的总经理,同时身兼鄞州供销社主任的黄继华始终不肯向多透露些什么,当被问起不久前竞拍来的5.5%将作如何处理时,黄表示不知道,要听区领导安排。但是,据知情人透露:这次的5.5%是华盛公司代浙江利时集团(以下简称“利时”)竞购的。而利时,在新江厦下属的连锁超市有限公司中,占有着30%的股份。 一切豁然开朗。这场关于“新江厦”的资本的角力,除了博洋,利时也在演对手戏。 短兵相接 11月23日的这份关于华盛欲拍卖的是公司所持的新江厦股份公司的40.44%股权的公告给了博洋一丝新的希望。 但总体形势还是一片模糊,公告声明:只有鄞州区“朝阳”企业或者该股份有限公司股东才有资格参加竞买。从鄞州区经发局拿到的资料表明,所谓的“朝阳”企业,是指雅戈尔、华茂、利时等共25家鄞州大型企业;另一边在正源会计事务所对新江厦股份有限公司的评估报告中写着的股东组成为:华盛公司———40.44%;福建新吉福———25.38%,金茂资产管理———15.25%,建设银行———5.5%,经营者(自然人)———13.43%。 “‘新江厦’是鄞州一家有点名气的大型商厦,如果要拍卖也是拍卖给鄞州的企业。区政府还是希望能够把‘新江厦’留在鄞州的。”一位知情人士在解读这次的竞买人范围确定时分析说。从委托拍卖行登出的公告竞买人范围也可看出,区委区政府更属意区内企业接手新江厦。 竞买人要求的确定,无形中为本次角逐新江厦的人选划定了范围,利时已经取得了“入赛资格”,关键的问题是,博洋是否有竞拍的权利? 这让受委托具体负责拍卖的鄞州区国资办叶明华科长依然十分头疼:“希望华盛公司早日华盛公司早日拿出一份股东范围的名单。”他拿出一份信函指给看,"“这是博洋集团刚寄来的照会函,希望承认他们的事实股东资格。"”而另一边,在华盛公司向各股东发出的通知函中也没有找到博洋的名字,但是有一家福建新吉福的企业却是通知名单中的股东方。博洋与新吉福的股份转让事宜早已处理完毕,但因未得华盛签字认可,工商登记变更便无法进行。 错失次机会的博洋,现在要显得积极很多,"“博洋一定会想尽办法参予与这次40.44%股权的拍卖活动的。”"范江以博洋的名义表明了立场。 局势未明 “不论是博洋,还是利时,他们都比较看好新江厦现有的百货业态模式。”"一位业内人士分析说。 而新江厦总经理胡安康这样进行了自我评价,:“新江厦股份有限公司自1993年成立以来,一直坚持‘大而全’的战略,并在巩固其百货业态的同时,拓展出图书连锁和超市连锁。在宁波城,能做到像我们这样连续10年赢利的商家并不多。” 范江在采访时表示,新江厦是宁波商业起步早、基础扎实、形成自身文化体系的商城。它的百货业态连锁模式在宁波是独创而且生命力十分强大、前景十分诱人。而博洋的自身品牌塑造到一定阶段急需合适的终端市场帮助其巩固和开拓市场。博洋的“"企图"”很明显:如果能够拍买成功,可以以新江厦商城为“"龙头"”,建立其覆盖到乡镇、农村的品牌营销体系。 相比之下,利时还是秉承一贯的低调,“"我们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关于‘'新江厦'’这件事情也没有收到老总的任何意见。"”利时行政科许经理以种种理由拒绝了向外界表达他们对该事情的关联和看法。 11月24日上午,也就是拍卖公告发布的次日,博洋集团的副总经理干志和携律师前往甬城拍卖行报名,但被工作人员告知,因委托方对竞买范围有进一步的研究,暂不接受报名,若有情况另行通知。 这场戏再次戏剧性地被搁浅,"“现在我们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牵涉到多方的利益,局势处于时时变化之中。"”新江厦的现在经营者,拥有0.5%新江厦股份的新江厦总经理胡安康说。(搜狐)

回收光缆
颜如玉代理
星力捕鱼平台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