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海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育儿

光伏天价路条之争

来源: 作者: 2019-05-14 20:36:11

光伏天价“路条”之争

生意社09月21日讯

一个多月前,光伏巨头英利和天合在云南产权交易所展开了一场激烈的竞标战,为的是云南当地一个光伏地面电站的“路条”。

双方竞买的对象是云南冶金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云冶新能源”)90%股权。该公司的核心资产是拥有发改委核准开发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南庄300兆瓦光伏电站项目的资质,即“路条”。

在竞标当天,天合董事长高纪凡亲自督阵,而英利董事长苗连生则未亲自到场。“一看到高总到场,就感觉天合肯定是要赢了。”一位参与竞标过程的知情人士说。本报获悉,云冶新能源90%股权标的底价是1.465亿元。在经过双方近50轮报价后,天合终以超过2.4亿元的价格夺标。

事实上,在光伏行业内,类似于英利、天合这样争夺路条的现象十分普遍。

云交所里的争夺

8月12日,云冶新能源90%股权的投标日,地点被指定在云南省产权交易所。

对于光伏企业来说,300兆瓦单体电站项目是十分具有诱惑力的。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在事后称,即便付出一定代价也要拿下云冶项目。资料显示,云冶新能源位于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南庄,公司注册资金1亿元,实缴资本2000万元,公司90%股权将公开挂牌转让。

根据云发改能源【2013】2074号《关于建水县南庄并光伏电站核准的批复》文件,云南省于2013年12月23日批复核准此次300兆瓦的光伏电站项目建设,项目公司为云冶新能源,投资成本约27.7亿元,文件有限效期限为两年。

但在获得“路条”后仅半年,云冶新能源控股股东云南冶金集团便选择将其转让。由于涉及国有资产转让,因而云冶集团将云冶新能源90%公开挂牌出售。

为此,云冶集团开列了十分严苛的受让条件。例如存续满五年、有光伏研发平台、所建光伏电站获得UL或TUV认证;资信等级AAA、2013年度净资产20亿元以上、负债率不高于70%。

在整个光伏行业内,符合上述条件的仅有英利和天合两家企业。因而,天合的竞争对手便是行业龙头英利。

当天,高纪凡带着天合的四五个员工来到云交所;而英利方面则是由销售公司副总带队。云冶新能源亦有10来人在现场。

熟悉整个交易过程的知情人士称,当看到天合这边高纪凡亲自上阵后,就已经预感到这场争夺天合应该会胜出。“英利不是一把手(董事长苗连生)出来,在出价的时候是有顾虑的;而天合方面,高纪凡则没有价格方面的顾虑。”上述人士说。

竞标开始后,英利先报了个低价,1.465亿元,天合则加价200万元。“此后双方一直以200万元的幅度加价,谁也没有标高价。”

当价格被抬到2亿元左右时,天合和英利在出价时开始出现犹豫。在两家公司看来,这个价格确实高出行业内普遍水平不少。

英利光伏电力投资集团总经理张哲称,整个项目根据估算,这个价格已经比较高,但因为这个项目很大,因而可以在工程、设备以及运营方面想办法抵消掉一部分成本。

但按照规则,两家公司每次加价的时间间隔仅有90秒。这让它们并没有多少时间去考虑。随后,竞标继续开始。在又经过20多轮的竞价后,终天合光能以超过2.4亿元的价格夺标。

竞标结束后,云冶新能源的工作人员显得十分高兴。一位接近云冶新能源的人士称,云冶这边根本没有想到,仅仅一个“路条”便卖了这么高的价格。“当然高兴了,对他们来说,年底的奖金肯定少不了了。”该人士说。

过高的路条成本

9月2日,天合光能发布公告,宣布收购了云冶新能源90%股权。至此,这一备受争议的股权收购终于落锤。超过2.4亿元的价格,300兆瓦的量,据此测算,天合光能此次买到的路条价格折合每瓦超过0.9元。

多位接受本报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天合拿到的这个路条价格过高。“目前光伏电站的路条价格普遍在4~5毛,9毛钱有点高。”专业从事分布式光伏建设的航禹太阳能董事长丁文磊说。

据丁文磊介绍,国内光伏电站的路条价格从下半年开始下跌,到了9月份,路条变得没有那么珍贵了。

一位曾经运作过路条的业内人士说,这个路条要是在去年年底甚至今年上半年,卖出这个价格可能还合理,现在这个价格的确很高。

上述人士去年曾在甘肃省跑过一个路条,规模大概在20~30兆瓦。在经过大半年的努力之后,成功获得了甘肃省发改委的批条。随后不久,这个路条以近100万的价格卖给了国内一家大型光伏企业进行合作。

上述熟悉该项目的人士称,该电站项目的后续投资企业在早期需要投入20%的资本金。

按照该项目27.7亿元的投资成本计算,项目公司需要投入5.54亿元资本金。由于天合占有90%股权,天合前期需要拿出的资本金是4.98亿元,再加上2.4亿元的路条成本,前期投资将近7.4亿元。“其实按照1.465的路条价格,300兆瓦的这个项目还是很不错的。但是加了9000多万之后,可以说若成本控制不好,有可能亏损。”上述人士说。

对此,高纪凡在事后则表示,在付出一定的代价后,天合可以通过成本的组件、通过系统设计及项目管理、通过规模效应把总成本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使得投资回报还在天合的预期以内。

在拿下这个项目后,天合光能将面临着另一大难题。根据交易条件,受让方须承诺并保证,在本次交易完成后,于2014年12月31日前建成并发电。

若期限届满已完成光伏电站项目的建设任务,但因其他原因未能实现并发电计划时,迟不超过2015年6月30日完成该电站的并发电。

这意味着留给天合光能的时间多仅有10个月。

此外,根据能源局去年底下发的2014中国各省光伏发电安装配额,云南省只有100兆瓦的地面项目。而该项目的规模则为300兆瓦。上述熟悉此次交易的人士称,天合不太可能在今年全部建成300兆瓦。

路条争夺

事实上,英利与天合在云南光伏电站项目的路条之争仅是整个光伏行业的一个缩影。“只不过这个项目而已。倒卖路条其实是很普遍的现象。”上述曾倒卖过路条的人士说。

百度百科显示,“路条”指国家发改委同意该项目开展前期工作的批文,一般形式是由发改委部门下发的《关于同意XX项目开展前期工作的批复》。

在光伏行业中,仅拿到同意开展前期工作的批复文件被叫做“小路条”,文件名称一般为《关于XX公司开展××并光伏发电项目前期工作的复函》。

在该文件中确定了项目的场址等信息,该文件在下发之日起一年内有效,并需尽快办理土地使用、环境保护、矿产压覆以及电接入等前期工作。

获得了《XX发改委关于XX项目核准的批复》的光伏电站项目被认为是拿到了“大路条”。丁文磊介绍说,前后需要找六七个部门,并且是县区级、市级、省级逐一批复。

一般来说,拿到小路条需要半年时间;而大路条则需要更长的时间。正因为很难拿到,因而路条曾一度成为香饽饽,倒卖路条也就成为了一门生意。

2013年8月,国家能源局正式公布了批分布式光伏发电示范区名单,该批名单涉及7省5市、总共18个示范区项目。

倒卖光伏路条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一位大型光伏企业内部人士称,光伏路条其实是具有地域性的。例如,河北的路条,有可能会被英利获得。

上述业内人士称,行业内的一些大公司普遍比较喜欢买路条。“类似于圈地,先把路条买过来再说。”该人士说,“现在光伏行业都知道,电站是挣钱的。”

但在丁文磊看来,进入到下半年,尤其是9月份以后,倒卖路条的风险随之增加了,路条变得没那么珍贵。

另一位业内人士称,现在及以后,路条买卖是很危险的。该人士说,一个重要的因素是分布式新政出台,提升了路条买卖的风险。

9月4日国家能源局下发《关于进一步落实分布式光伏发电有关政策的通知(国能新能[2014]406号)》。9月10日,国家能源局再发文下发《关于加快培育分布式光伏发电应用示范区有关要求的通知》。《通知》在开建时间、园区统一协调、区域电力交易商业模式创新等方面做了细化规定,并要求各示范区方案于9月30日前备案,确保今、明两年分布式光伏装机目标完成。《通知》明确表示,对于2014年9月底前未开工建设,或年底建成规模低于2万千瓦的示范区,取消其示范区称号。

上述政策被业内称之为分布式新政。丁文磊说,在新政出台之前,山东的路条能卖到5、6毛一瓦,现在地面电站仅能卖到2毛。

另一位业内人士则称,在西部一些省份,已经出现了第三方买完路条之后,再被政府收回的现象,这些都增加了路条买卖的风险。

“当时备案的时候是这些条件,然后第三方买了之后,一些条件变了,政府就以此为由收回路条。”上述人士说。

一位大型光伏企业高管则坦言,现在买路条的话,低于13%的收益率是不考虑的。这意味着路条的价格若过高,则将无人问津。

星力手机电玩城下载
匡时翰海拍卖
捕鱼代理

相关推荐